您的位置:首页 >>综合 > 正文

创党元老中他年龄最大,59岁时在激战中为了不拖累战友而纵身跳

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举行。会议期间,一个法国租界巡逻队突然闯入会场,会议被打断。因此,最后一天的会议是在浙江嘉兴南湖的一艘游艇上举行的。

经过讨论,大会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和决议,并选出了党的领导机构中央局。

党的一次重要会议宣布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

在参加党代会的13名全国代表中,湖南的何叔衡年龄最大。当时,他45岁,比董吴彼大10岁,董参加了辛亥革命,也是党的伟大代表。

在所有开国元勋中,何叔衡也是年龄最大的,比陈独秀大3岁。

何叔衡1876年出生于湖南宁乡。他从小务农,断断续续在私立学校学习了八年。1902年,他被承认为学者。县长让他负责钱和粮食。然而,他对衙门的黑暗和腐朽感到愤怒,并愿意回家种田和教私立学校。

1913年,37岁的何叔衡被湖南省第四师范学校录取。一年后,他加入了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他遇见了比他小17岁的毛主席,并成为了亲密的朋友。

1918年4月,何叔衡和毛主席等组织成立了以何叔衡为执行主席的新民学会。

1920年,何叔衡和毛主席共同发起成立长沙早期共产党组织。

1921年7月,何叔衡和毛主席在长沙登上一艘船去上海参加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何叔衡当老师十多年了,喜欢穿长衬衫。在参加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时,他在外表上仍然是一个守旧的学究。参加会议的张郭涛后来在回忆录中嘲笑他又老又笨:“何叔衡是一个读线装书的老朋友。他经常张大嘴巴,他的表情很难。他对马克思主义知之甚少,但他表现出诚实和热情。”

事实上,何叔衡没有老学究的迂腐味道。他办事经验丰富,毛主席曾经表扬过他:“翁叔叔办事能力很强”。

第一次党代会后,何叔衡成为中共湖南区委委员。

第一次国共合作期间,何叔衡担任国民党湖南省委执行委员会委员和监督委员会委员。

1927年秋,何叔衡从湖南来到上海,被临时中央政府的领导送上街头进行宣传鼓动。

当时,街头警察间谍正在到处抓人。何叔衡不会说上海话,也不熟悉当地情况。不久,他和其他几个街头宣传人员一起被捕。

当他被带到警察局审问时,何叔衡的出现和即兴表演救了他。当时,几乎所有的共产党员都是热血青年,所以反复检查何叔衡后,审讯者觉得他不像一个革命者,而是一个错误的“学究”。于是审讯者试图问:“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什么是国民党吗?”

何叔衡故意摇摇头,抑扬顿挫地回答:“我是个学者,我能不知道吗?共产党的三民主义和国民党的五权宪法也是正确的。”然后,何叔衡谈到了《论语》。

他还没说完,审讯者就对他说了两个字:“出去!”

何叔衡大摇大摆地走了。

然后审讯者通过询问其他人发现刚刚被释放的人是中国共产党的元老之一。他的头得到了数万元的奖励。他派人去追他,但他找不到。他后悔了。

1928年6月,何叔衡去莫斯科参加第六届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9月,他进入了莫斯科中山大学,与徐特立、吴张羽、董吴彼和林曲波一起进入了特殊班级。

这时,何叔衡已经五十多岁了,但他仍然学习俄语和革命理论。为了记住一个单词,他必须读上百甚至上千遍,并被誉为“一个永不厌倦学习的人”。徐特立曾经说过,在莫斯科,我们的老同志近年来在政治上追随舒恒同志。

1930年,何叔衡回到上海,成为秘密营救遇难同志的全国共济会会长。次年11月,他奉命进入中央革命根据地,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他被任命为临时中央政府工农检察人民委员会委员、内政部人民委员会代理部长和临时最高法院院长。

中央苏区时期,何叔衡进行了严格的反腐倡廉,取得了显著的成效。这给腐败分子以沉重打击,并使腐败分子感到恐惧。被群众誉为“包公苏区”和“何庆田”。

1933年,“全苏会议机构”主任左祥云为该主任挪用公款246.7元,并窃取公章企图逃跑。何叔衡发现后大吃一惊,气愤地说:这些是苏联人民的血汗钱!是人们勒紧了裤带,救了它!这些腐败官员浪费这些钱是很自然的。

毛主席下令总务部拘留左祥云处置。然而,总务厅管理办公室主任许仪未经允许就让左祥云走了。事件发生后,毛主席命令负责何叔衡的工农检察部门查明左祥云的案件,左祥云对公众极为愤怒。左祥云被捕,总务部门的腐败完全暴露。

何叔衡请求毛主席批准后,1934年2月18日,左祥云最终被判处死刑,并被行刑队处决。其他罪犯也分别受到惩罚。

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结束后,留在赣南坚持游击战的何叔衡年近60岁。

田卓长汀何叔衡红军客栈

1935年,何叔衡、瞿秋白、邓子辉等人从江西瑞金搬到福建省西部。途中,他们坚持游击战。二月,当他们到达上杭县附近的小小路村时,被地主包围,并向当时驻扎在水口镇的敌营报告。营长李煜率领一大群部队到该地区展开血战。

由于我们人数少,人数多,我们不得不战而退。我们冲到村子南边的山上,匪军紧随其后。何叔衡气喘吁吁地跑不动,不愿拖累同志们。他脸色苍白地对带领队伍的邓子恢喊道:“开枪!”邓子恢让卫兵抬着他,跑到悬崖边。何叔衡突然从警卫中挣脱出来,跳了下来。

邓子恢后来痛苦地回忆说,如果何叔衡再被关押一次,他可能已经从殉难中解救出来。

根据邓子恢的记忆,后世一直认为何叔衡是从悬崖上摔下来而死的。直到20世纪60年代福建省当地公安机关审问了一个反动团,才知道更多细节。据凶手说,他和另一个团丁在战后的搜寻中发现了一个躺在悬崖下的老人。他的头被打破了。当这两个人被搜查时,老人突然醒来,抓住凶手的腿,试图打架。结果,他被枪杀了两次。

1964年1月7日,中共长汀县委员会和长汀县人民委员会在何叔衡逝世的地方建立纪念碑,以示永久的记忆。(刘继兴)

© Copyright 2018-2019 dimon-inc.com 高泽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