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际 > 正文

「70年·华商影响力」荷兰季增斌:从打工仔到连锁餐饮老板

新华社经纬客户9月20日电(高晓节)纪增斌,浙江青田县人,1974年高中毕业。当时,沿海地区出现了“出国潮”。18岁的纪增斌也被家人送到荷兰。从那以后,他的生活完全改变了。

“当时,许多亲戚朋友去欧洲寻求发展。他们在国外分享了许多故事,这让我充满了出国的渴望。”季增斌在接受中信经纬客户采访时说。

在做好餐饮业务的同时,季增斌也是全荷华人协会联合会的主席。在商会的帮助下,冀增斌努力提高中国人的社会地位,争取更多的中国人和海外华人的发言权。

季增斌,全荷兰中国协会联合会主席

当我第一次到达荷兰时,我开始是一名餐馆雇员。

当纪增斌第一次来到荷兰时,他还是个陌生人。一位远亲帮他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在一家中国餐馆的厨房工作。“荷兰菜相对简单。中国炒面和炒饭很受当地人的欢迎,在当地很容易稳定下来,利润很少,但周转很快。”季增斌表示,这也是许多中国人主要从事海外餐饮的主要原因。

回忆当时在餐馆工作的生活,纪增斌说一天工作12小时是正常的。直到早上9点最后一位客人吃完早餐才结束一天的工作。

由于没有语言基础,也没有办法与当地人顺利沟通,冀增斌在忙于工作的时候不得不花时间学习荷兰语。“我的基础太差了。为了生活,我必须勤奋。”纪增斌说。通过这种方式,九个月后,冀增斌得以与当地人民进行无障碍交流。

后来,餐厅老板看到了纪增斌在语言交流方面的进步,把他从后厨房调到大堂负责接待和服务来来往往的客人,这为纪增斌后来的创业奠定了基础。

在生意开始时,这家餐馆是自己经营的。

在餐馆工作了一年多后,20岁的纪增斌和几个同胞在荷兰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几个乡下人用他们的积蓄和朋友拼凑的钱买了一家中国餐馆,继续煮荷兰人喜欢的炒面和米饭。

由于季增斌和他的同胞们的努力,这家餐馆三年后变成了一家连锁店。然而,纪增斌一直梦想成为自己的老板,所以在1982年,他卖掉了之前在这家餐厅的股份,选择在一个岛上开一家海岛餐厅,很快就盈利了。

谈到创业的初创期,季增斌认为这是“运气好”,但事实上,他会为自己开的每家餐馆独立经营一家餐馆。纪增斌表示,荷兰的中国企业家必须有“从天上掉下来的财富中最大化利用,从勤奋中最小化利用”的想法。不可能有充分利用财富的心态。只有真正把利润给客户,市场才能稳定。

“在荷兰赚大钱并不容易,因为荷兰法律非常严格,每个人都应该做生意,不要越界。因此,与其他国家相比,在荷兰和意大利发财的可能性非常小。只有努力工作,他们才能得到相应的报酬。”纪增斌说。

在荷兰的头20年里,纪增斌在荷兰、比利时和其他国家开了餐馆。同时,他还从家乡青田带了许多亲戚来荷兰发展。为了花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季增斌在2003年卖掉了他所有的五家餐馆,尝试了房地产和其他领域,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2006年,季增斌回到了他原来的餐馆业。为了跟上市场的变化,他开了一家受欢迎的“世界食品”自助餐厅。他说流行的饮食方式每年都在变化。只有不断创新和吸收新思想,一个人才能超越他人。

在商会的帮助下,争取更多的中国人和海外华人的声音。

纪增斌认为,荷兰是一个“非常适合做生意的国家”。首先,荷兰机场是许多欧洲国家的中转点,让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们通过中转了解荷兰。其次,荷兰人相信做事,喜欢不断进步,这为做生意创造了良好的氛围。最后,荷兰的金融业非常发达,开放的金融业有助于促进商业的发展。

季增斌表示,目前荷兰约有20万中国人,中国社区组织也呈现出日益多元化的趋势。他指出,虽然中国人在荷兰有自由开放的经商环境,但他们在政治领域的话语权很弱,不能充分维护和争取更多的权益。

“现在去荷兰的年轻人在财富基础和语言条件方面比我们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但目前海外华人的声音似乎还远远不够。”纪增斌说。

2017年6月19日,成立于1987年的全荷兰中国协会联合会选举季增斌为其第12任主席。他说,海外华人作为连接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纽带,在促进中国与其他国家的经济和文化交流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国人和海外华人多年来一直在海外努力工作。一方面,他们积累了一定的商业资本;另一方面,他们与地方政府和主流社会保持密切互动。我相信,未来中国人和海外华人将在国际交流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纪增斌说。(中信经纬应用)

中信经纬保留所有权利。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载、摘录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 Copyright 2018-2019 dimon-inc.com 高泽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